发电公司任来虎散文——亲情不老-黄陵矿业集团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员工生活>文学天地>正文
发电公司任来虎散文——亲情不老
发布时间:2020-05-28 20:08:03 来源: 作者:任来虎 点击:

五月的关中大地,即将成熟的小麦,金黄一片,麦浪滚滚,路旁挂满枝头的樱桃,亦是粉色诱人,风吹绿叶,时隐时现。当我兴致勃勃地来到县城看望张宝伯伯的时候,谁知他却躺在了县医院的病床上,气若游丝,瘦骨嶙峋,当见到我的一刹那,苍老的面容上露出了微微的一丝苦笑,艰难地抬起干瘪的右手,挥手问好。

看着病入膏肓的伯伯,谁能想到,年轻的时候,他却是一位身高超过一米九零,抱住一挺机关枪,浴血奋战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志愿军战士。可时光流逝毕竟无法挽留,此时已93岁高龄的的伯伯,老态颇显,让人怜惜。

伯伯是父亲的姑表兄长,从六七十年代那艰难的岁月至今,一辈子都关心和接济着父亲的生活,从柴米油盐,到布帛菽粟,体贴入微、关怀备至,因为在他的心里,始终都有一份亲情牵挂。

记得85年7月5日这一天,两天后我就要去县城参加一年一度的全国高考了,整理好随身书籍,装上母亲烙的锅盔馍,又去菜地里摘了几个西红柿和几根黄瓜装进包里,当行囊准备好的时候,父亲却为我出门必须的20元盘缠犯了难,外出转了一圈空手而归的他,回来圪蹴在门口的石磙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着自己卷的旱烟,唉声叹气。突然,一阵急促的自行车铃声响起,伯伯来到我家门前,看见父亲愁容满面的样子,问清缘由后,哈哈大笑一声,麻利地放好崭新的飞鸽自行车,伸出一双大手拉起父亲,走进屋子,人还没有落座,就从兜里掏出20元钱交给我说:“孩子,什么都不说了,好好地去考试就是了。”望着高大可亲的伯伯,我的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底气,父母亲的脸上也顿时愁云散去,赶紧泡茶卷烟。

2000年8月的一天,父亲刚刚做了胆囊摘除手术,出院回家路过县城,执意要和我去看望一下伯伯,虽然身体虚弱,但我此刻也能理解父亲感恩的一份心愿。但这次刚踏入伯伯家门,伯伯却一脸愠怒,竟然坐在轮椅上,冲着父亲埋怨说:“我还以为这份亲情断了,好长时间也不来往了。”一句话呛的父亲哑口无言,苍白的脸上,虚汗直冒。后来从婶子的嘴里才知道,伯伯干活摔了一跤就骨折了,脾气也大了,整天念叨父亲,却总见不上一面,那是心里着急。毕竟舍不得真对父亲动气,呛了父亲几句,心中郁气尽去的伯伯就拉着父亲的手开始了家长里短,临走的时候,硬是拿出儿子孝敬他的两瓶好酒送给父亲,还要给父亲拿钱,心疼父亲做了手术。感受着流淌在两位病人间的那份姑表亲情,我心里犹如春风拂过,似温暖流入心田。

还记得2015年的春节,伯伯坐着儿子的小车来到我家,听他儿子说,虽然大雪路滑,但伯伯总是心慌,放心不下父亲,总想过来看看。伯伯高大的身躯已经佝偻了,走路都有点艰难了,80多岁的人了,心里却还惦记60多岁的父亲,见到父亲,伯伯兴高采烈的神情,笑容可掬的面庞,不由让人感慨这份愈老愈浓、温情如醇的亲情。

站在病床前,我思绪万千,想起了许多过去伯伯与父亲的兄弟亲情与交往,以及对我的关爱,虽然泪眼模糊,还是低声地说:“伯伯,你是经历了战争的人,子弹都打不着你,你会好起来的。”我刚说完,伯伯竟然开口说话了:“哈哈,我要活到一百岁,好了还要去找你父亲拉话,去吃你母亲做的手工面,酸酸的可口,尤其那酸菜的味道好吃。”

笑容让他满脸的皱纹更深,但却看起来灿烂如花。他的话音刚落,让我突然间破涕为笑,我攥着伯伯干瘦的双手,始终不想放下,希望他老人家活到百岁,与父亲相互牵挂着,生命慢慢变老,让亲情依然不老而源远流长。(作者单位:发电公司)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