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能煤业邵庆芳散文——父爱,我的远方-黄陵矿业集团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员工生活>文学天地>正文
瑞能煤业邵庆芳散文——父爱,我的远方
发布时间:2019-06-14 16:05:05 来源: 作者:邵庆芳 点击:

在这个世界上

爱你又不表达的人

便是父亲——题记

“是不是我们不长大,你们就不会变老,是不是我们撒撒娇,你们还能把我举高高……”昨晚十点半了,我躺在床边一边听着歌一边等儿子写作业。

“娘,妈,这周六是我的生日,也是爸爸的节日--父亲节,你给我爷俩怎么过呢!”儿子一边嬉笑着一边在我旁边撒着娇。是啊,儿子的生日,每年的六月十六日,即使再忙也不曾忘记。父亲节,这个节日,却常常遗忘在角落……

仿佛心有灵犀,母亲即时打来一个电话,却让我心里一惊。“这么晚了,有啥事呢?”我疑惑的接起电话,母亲说父亲想和我说说话,我愣了一下,继而和父亲通话,电话中父亲嗔怪地说:“你个土匪,母亲节还知道给你妈发个红包,一年了都不给老子打个电话。”“有吗?爸爸你纯属冤枉我”,父亲叹了口气,说:“从去年十一爸爸去看你到今天,你好好想想有没有打过电话,你再不打电话,爸爸去法院告你 ‘虐待’”“嘿嘿,我爸爸没文化,法院的路都找不到...”我嘴里虽和父亲撒着娇狡辩着,眼泪早已溢出眼眶。是啊,从十月到六月,一晃八个月了,我的确没有专门给父亲打过一个电话,即便平日里和家里联系,也多是母亲给我发微信发视频,我都忘了主动去问候他们了,深深的愧疚吞噬着我,让我久久不能平静。和着自责的泪水,又一次听崔京浩的《父亲》,这是我想念父亲时惯用的表达方式。“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儿山高水远他乡留……”

一首老歌,仿佛就是为我和父亲而作。从小到大,在我印象中,父亲一贯严肃寡言,不会用语言表达对子女的爱,弟弟妹妹甚至怕他,独独对我,却极有耐心又疼爱有加,用母亲的话说,三岁之前我是贴在父亲胸口长大的。白天上完班抱我在胸前,晚上躺着也要放我坐在肚皮上玩耍到尽兴,疲惫的父亲任由我折腾,调皮的我还喜欢坐在父亲肩头,抱着父亲的头当玩具,母亲告诉我这些事时,我仿佛觉得很遥远,远的需要用三十多年的时光去追忆。等我上学了,远离父母寄宿学校,那时电话不畅通,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慢慢的我习惯了孤独,性格也变得倔强任性,和父亲的交流越来越少,甚至见了面也不爱多说话,而父亲则一如既往的用他独有的方式竭尽所能地默默支持我一路摸爬滚打的成长,而后远在千里之外的地方工作、成家,按部就班的过着属于我的日子,很少回家。即便是打电话,父亲总会把电话递给给母亲接,他在一旁默默的听,说完就习惯性的挂断;就这样,我与父亲之间总以沉默的方式表达着彼此之间最独特的爱,即便再想念,谁也不愿意用语言来表达,我把对父亲的思念寄托在一首首歌唱父亲的歌中或者默默的回忆里,而父亲则把对女儿的关爱默默藏在独酌时的一杯杯的酒中或者对母亲的唠叨里,这样缄默少言的父亲、这样倔强任性的女儿,这样的父女情只属于我和父亲,一年年随时光流逝。

直到去年,我从南方回到陕西生活,父亲终于按捺不住思女之心,在年近七十岁时带着母亲从宁夏辗转千里到店头看我,我以为我心目中那如山般伟岸的父亲会永远那么高大,可下车时的一副画面击垮又粉碎了我多年积攒的所有记忆与坚强:车刚停稳,父亲便急着下车,弟弟一把抓住老父亲的胳膊,我分明看到他站立不稳,可在他在看到我的瞬间却挣脱了弟弟的手,刻意把已经弯了的背挺了挺,好像在告诉----父亲还如当年那般刚毅挺拔,嘴巴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又忍住了,只是看了我一眼,便让母亲和我说话。我想上前拥抱一下老父亲,手脚却像僵住一样,也只是拉住母亲的手,父亲则悄悄站在一旁,昔日那伟岸英俊的父亲腰也弯了,背也坨了,头发花白了,皱纹布满了,而他的女儿正是而立之年,穿着高跟鞋站在一起和他一般高低!父亲只是看着我,眼里似有欣慰。

之后两天的时间里,我陪着弟弟妹妹们到处游玩,老父亲则和母亲一起走遍了我所生活的这个小城,想要把能记住的都记住,把能留住的都留住。

临返家之前,我们一起吃饭,点了几个家常菜,平日饭量不大的父亲特意又加要了一碗拉面,说是有一年我回家时给他做过的,一直记着那碗面很香很香,这么多年母亲总不能做出我做的味道,听着不善言谈的父亲如此细心的诉说,我低着头,喉咙里像梗着东西,什么也咽不下;面端上来了,他用颤抖的手把碗里的面条使劲往我碗里夹,弟弟妹妹看着我,示意我不要阻拦,我打趣地说:一碗面条而已,不够咱再要,父亲说了一句,你小的时候就喜欢和我抢着吃东西!原来,父亲是在努力寻找一种记忆,这记忆里有对女儿深深的爱和难舍的情。

离别的街口,我想送他们走了再回家,父亲却执意把我送到家属区楼下,非要看着我上了楼他们才肯离开。拗不过老父亲, 我只好上楼,透过楼道的窗口,我看到老父亲隔着车窗回头久久凝望,像以前送我离家时一样不忍离开……

车越走越远,视线已经不能触及,而我,飞奔下楼,在六月刺眼的阳光下泪雨纷飞。(作者单位:瑞能煤业)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陕西陕煤黄陵矿业有限公司(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